英国12岁少年开发制作Spacepants游戏

萨姆•史密斯是一名12岁的游戏开发者。他相当年轻,但这还不最稀奇的。真正让人称奇的是萨姆制作游戏却不去上学。Spacepants是萨姆的最新作品,面向iOS和Android设备,售价1美元。这是一款难度极大的无尽跑酷类游戏,以一个房间为背景,玩家需要在奔跑的同时躲避激光、空间毛虫和其他障碍物。上周与萨姆交谈前,我在这款游戏里的最高纪录是75.73秒,对于这个纪录,萨姆表示赞赏。“这可高于平均水平。”他告诉我。

制作Spacepants

在英格兰南部家中,萨姆制作游戏已经“差不多1年。”最开始他与编程语言Small Basic(Visual Basic的简化版)打交道,制作基于文字的冒险游戏。随后不久,萨姆的父亲教他学习GameMaker: Studio——一个适合编程新手的资源库,而它也成了萨姆制作《Spacepants》的工具。“我父亲自己就是程序员。”萨姆说。“事实上,是他教会我怎样制作一款游戏,以及怎样阅读(GameMaker: Studio)操作手册。”

与许多伟大游戏相仿,《Spacepants》的开发始于一个简单理念。“我希望制作一款玩家可以攀墙的游戏,因为攀墙很有趣。”萨姆说。

萨姆用一款叫Aseprite的免费绘图软件为《Spacepants》的主角设计美术和动画。随后,他尝试了多种不同的游戏操作方案,并最终决定采用简单的双按键操作。接下来,他对角色的移动速度、跳跃高度做了大量调整,并在游戏中加入了其他敌人……从头到尾,萨姆制作和测试《Spacespants》花费了2个月时间——他的父亲在整个过程中帮助过他——未来还将继续基于玩家反馈,推出游戏的更新版本。

游戏设计教育家Sean Oxspring最近将《Spacepants》称作“无尽跑酷游戏中的《暗黑之心》”,形容该游戏难度极高。但这并非萨姆设计游戏的本意。“当我在设计游戏时,我并没有打算将它设计得很难。”萨姆告诉我。不过他也承认,《Spacepants》从爱尔兰开发者特里•卡文纳吉(Terry Cavanagh)的动作游戏《超级六边形》(Super Hexagon)吸取了灵感。

融教育于游戏

大约3年前,萨姆的家庭让他离开了学堂。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但其家人们认为,这也是当时唯一的选择。

不同于他的两个兄弟,萨姆的校园生活十分不顺。萨姆解释说,(在学校)他难以保持注意力,并且发现学习“很难应付”。“有时我会在课堂睡觉。”他说。“直到后来,大部分课堂时间我都躲藏在书桌下。”

从流程审批的角度来说,让萨姆离开学校并不难:他的家长只需要填写一份表格,向政府保证他们会照顾好萨姆,并让他接受教育。难的是,在萨姆离校后,他的家长生活需要调整,以确保有人照顾和教育萨姆。

家庭教育在英国仍不多见;在家接受教育的孩子们不必遵循固定课程——父母只需要基于孩子的年龄、能力和特长,为孩子提供教育即可。英国绝大多数地方教育机构每年都会与在家教育孩子的家长们沟通一次,但这也并非明文要求。刚开始,有很多人帮助萨姆在家学习。“我有个老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过来教我美术。”他说。“我的妈妈教我地利,奶奶教我科学,爷爷教我数学。”

但三年后的今天,萨姆主要通过制作游戏学习。“每天我都会学习知识——通过与家长、其他人以及互联网上的朋友们交流。”他告诉我。“但我花费大量时间制作游戏,这也让我学会了很多。”

萨姆的父亲补充说,在他看来,游戏是全人类最佳的学习工具。他援引Eidos终生总裁艾恩•利文斯顿(Ian Livingstone)最近的一次演讲称,“对孩子来说,玩游戏、制作游戏是学习知识的伟大方式。教育系统也应当随之应变。”

意料之外的成功

今年5月,当萨姆发布《Spacepants》iOS版本时,对游戏收入的期望值并不高。“我毕竟还太年轻了。”萨姆说。“当时我希望自己能赚到5欧元。”

事实是,《Spacepants》的成功完全超出萨姆的预料。依靠这款游戏的销量,萨姆为弟弟购买了一台PS 4,给了哥哥一笔游戏采购金,为自己则入手了一套《马里奥赛车8》。

“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发现《Spacepants》。”他告诉我。“从排行榜的数据来看,超过1000人玩过这款游戏。就连我的最高得分纪录都被打破了!”

那么,从排行榜来看,是Android,抑或iOS玩家更擅长这款游戏?“看起来Android玩家技术更好。”萨姆说。

免费模式的危险性

移动游戏市场充斥着海量免费游戏。内购和广告收入有可能让免费应用变成现金牛。2013年,芬兰开发商Supercell仅依靠两款游戏(《卡通农场》和CoC),就创造了8.92亿美元收入。但免费游戏模型也招到很多人批评——萨姆就是批评者之一。

我问他,为什么将《Spacepants》设为付费下载,而非免费?

“如果一款游戏是免费的。”萨姆解释道。“那么,游戏内很可能出现广告和IAP。我的想法是,只要玩家花钱购买了我的游戏,就能够获得完整的游戏体验。我没想过反复向玩家索取金钱,那太无趣了。”

IAP究竟存在哪些问题?

“IAP总是试图抢劫人们的金钱。”萨姆说。“它们伪装成免费游戏,诱导玩家消费。你总是需要花钱才能进入后续关卡,而我希望游戏越简单越好。”

不过,萨姆亦无意一棍子打死所有免费游戏,在他看来,暴雪公司的集换式卡牌游戏《炉石传说:魔兽英雄传》就是一款具有典范意义的免费游戏,原因是“玩家不需要花钱就可以得到任何东西”。

与外界的沟通

我问萨姆,在离开学校后,有没有想念过校园生活的某些乐趣。“刚开始,让我觉得遗憾的是,家里总是没有学校那么多人。”他说。

但萨姆指出,在制作游戏的过程中,他结识了很多新朋友,而这让生活“变得越来越有趣、好玩儿”。

通过推特,萨姆与很多游戏开发者同行交流。在他看来,推特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它让人们了解我,喜欢我做的事情,同时也让我了解别人。”除推特之外,萨姆还参加Insomnia等游戏行业会议——在那里,他认识了《孤独的托马斯》制作人迈克•比谢尔(Mike Bithell),并交流了一些关于游戏的“有趣点子”。

在英国纽卡斯尔的Game Horizon大会期间,萨姆发表了一次关于童年、学习、怀旧与创新的主题演讲,令到场记者大为感动。

对年轻开发者的建议

萨姆热爱沙盒游戏,自称花了大把时间玩儿《我的世界》(Minecraft)、《坎巴拉太空计划》(Kerbal Space Program)等该类型游戏。不过,在谈到游戏开发时,他强烈推荐年轻同行使用GameMaker: Studio。“如果你想制作一款游戏,GameMaker: Studio)会是一个很好的起步工具。”萨姆说。“我就是那样做的。”

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工具了吗?萨姆坚持认为,GameMaker: Studio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我觉得其他东西都够无聊的。况且,GameMaker: Studio免费。”他说。

而GameMaker: Studio生产商YoYo Games亦对萨姆的评价做出了回应。

“我们之所以开发GameMaker: Studio,初衷之一就是向拥有抱负,但缺少设计或编程经验的游戏制作者们提供制作游戏的机会。“该公司首席技术官罗素•凯(Russell Kay)说。“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像萨姆这样的年轻开发者和学生通过GameMaker,进入游戏开发行业。”

一开始,萨姆本想使用Unity制作一款3D游戏,但考虑到他制作像素风格画面的技巧,他的父亲说服他坚持使用2D画面。“Unity复杂得多,也不(像GameMaker)那么有趣。”萨姆说。他认为3D画面或许能让一款游戏看起来更专业,但制作起来“也难得多”。

关于未来

萨姆确信,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将制作游戏。“我希望花人生的大部分时间来制作游戏。”他告诉我。不过,萨姆也承认,今后他仍有可能重返校园。

但至少现阶段,萨姆很享受作为一名游戏开发者的生活。

在《Spacepants》获得成功后,萨姆已经开始设计他的下一款游戏。“在这款游戏中,玩家将扮演一个机器人。”他透露。“游戏里还有其他角色,但机器人只有一个。”

这会是怎样一款游戏?老实说,我对它的推出已经迫不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