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敕勒川草原修复:将每棵小草的固碳力发挥到极致

内蒙古敕勒川草原修复:将每棵小草的固碳力发挥到极致

  1.5吨

  草原在增强生态系统碳储量、促进全球碳循环及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经过生态修复治理,内蒙古敕勒川草原每年每公顷草地固碳1.5吨左右,释放氧气量2.8吨左右。

  提到碳汇,人们很容易想到森林,而草原碳汇的作用往往会被忽视。科技日报记者日前了解到,经过生态修复治理,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的敕勒川草原每年每公顷草地固碳1.5吨左右,释放氧气量2.8吨左右。而我国草原每年实现固碳量约6亿吨,在增强生态系统碳储量、促进全球碳循环及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筛选高固碳、低能耗植物

  固碳一般有两种,一是地表的生物量吸收,二是根系和土壤的碳储存。

  草原植物是固碳的重要载体,例如,被称为“牧草之王”的苜蓿,单位叶面积固碳量为每天44.72克/平方米,释放氧气量为每天32.52克/平方米,苜蓿能通过其自身地上有机体固定大量的大气二氧化碳,且与它共生的根瘤菌,固碳的同时还能固氮,增加土壤肥力。具备抗旱、耐寒等特性的冰草,固碳量为每天9.96克/平方米,不仅能用于生态修复,且草质优良、柔软、适口性好,幼嫩时是羊、牛、马、骆驼的优质饲料。还有“草原卫士”芨芨草,具有节水、耐旱、耐寒、耐盐碱等特点,早春幼嫩时,动物爱吃,晚秋成熟时,可用于造纸、造丝,又可编织筐、草帘、扫帚等,还可改良碱地,保护渠道及保持水土。

  蒙草生态集团(以下简称蒙草)科研团队在长时间评价筛选多种草原植物抗逆性的基础上,将耐瘠薄、耐盐碱、节水、抗旱等抗逆性优良的草原植物,广泛应用于敕勒川草原、乌拉盖草原、乌珠穆沁草原等退化沙化草原修复实践中,在可持续性提高草原植被成活率和修复效果的同时,筛选出“高固碳、低耗能”的“特种草”植物,充分发挥草原碳汇的重要价值。

  恢复草原植物多样性

  研究显示,较高的土壤碳储量与该时期地上生物量和地下根系生物量以及物种多样性有关,植物多样性极大地提高草地碳捕获率和碳贮存率。如果在草原生态恢复过程中,使用单一品种进行草地恢复,或营造单一的景观,不仅生物多样性水平低,而且还会造成固碳能力的降低。

  在敕勒川草原修复过程中,蒙草科研团队运用生命共同体理念,应用一年生与多年生的豆科和禾本科植物品种进行混播,开展多样性建植,通过人工干预与自然恢复相结合的方式,改良土壤、重建植被群落。经过多年的修复,这里从荒漠、砂石滩,变为绿草如茵、野花盛开的草原,60多种植物和一大批动物、昆虫回归草原,生物多样性逐渐恢复。

  位于呼伦贝尔草原区的扎赉诺尔矿山,1902年就已经开始开采,土地早已无法利用,植物也极难生长,矿山被戏称为当地的“火焰山”。蒙草科研团队选取具有抗寒、抗旱、抗贫瘠、抗盐碱、生长快、成活率高等特点的乡土植物,对扎赉诺尔矿山进行了生态修复。修复后的矿区各种原生植物恢复生长,植物种类由最初的10多种增加到70多种,每年每公顷土地能够固碳1.5吨,扎赉诺尔矿山也从生态负资产变成了生态净资产。

  据了解,“十四五”时期,我国将实施退化草原修复2.3亿亩,每修复一亩草地约固定0.1吨碳,草原固碳潜力巨大。但是,草原碳汇还没有像森林碳汇一样有相关的标准,无法进行核算和评估。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蒙草董事长王召明建议,构建国家草原碳汇标准体系,核算草原碳汇价值、支撑草原碳汇的开发和利用。 【编辑:吴涛】